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卷、地狱之歌 第四百零二四章 、终末(3)

作者:晴愈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二章、终末(3)

    “何人在我青云门放肆!”

    正是群情激奋之时,殿外,各脉首座,除去还在疗伤的田不易终于纷纷到来,这一次,青云门的灾劫也不知是否能安然度过…

    “好,很好,都来了。{{3”

    羽扇轻摇,红袍青年的眼中精光闪烁,却是丝毫没有惧意。

    “人言青云门高手如云、深不可测,然小可今日一见却不赞同”他坦坦荡荡地跨步走到一干首座面前

    “今日一见,不过全是些欺世盗名、倚老卖老之辈罢了?!?br />
    “小子岂敢胡言!”

    “奥?诸位好像不服?”

    他一笑,然后终于将手中羽扇收回,轻轻一晃,目光睥睨。

    “那好,不知诸位可敢和在下赌上一场,在下愿以一己之力与诸位过过招,若是在下败了,焚香谷上下从今以后无不对青云门俯首称臣,言听计从…”

    他一顿,话语间更多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意思。

    “可今日,要是在下胜了,那便是青云无能,烦请交出诛仙古剑,也好防范于未然,莫被魔教妖孽,钻了空子!”

    话到最后,那年轻人轻轻跺脚,这玉清殿顿时一阵晃动!没看出来,这人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但一身功力竟然深厚致斯???

    水月大师微微皱眉…对方口出狂言,但观其状貌,并非是妄言之辈,刚才这一下更是展现出雄厚根基…再观焚香谷上下,似乎对于这位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年轻公子也是无有不从,如此状貌实在叫人生疑啊。

    但不论如何,今日局面也是不容青云门退让。堂堂正道支柱。竟然被人如此欺上门来,此事真是千古未闻,若他们在这里让步,那岂不是青云门要威严扫地,从此沦为笑柄了吗???

    “阁下口气不小,好。那就先让水玉领教阁下高招吧?!?br />
    “哈,不必如此麻烦,你们一起来便是了?!?br />
    “你???”

    如此狂傲难驯,水月大师顿时怒上心头,拔剑就要攻去,但玉清殿之外,却有一道湛蓝剑气抢先一步直逼那红袍青年面门!

    那潇洒绝逸的剑光洞穿人群,直射而来无物可挡,红袍青年面色一凝。但随即放松,大手一挥,袖袍卷起一阵苍白焰火,顿时将那剑气弭平于无形,自身却不损分毫。

    再定睛,玉清殿之上,却突然多出了三条人影…

    不是那张小凡三人,又是何人?而刚才发剑。自然也就是那冰山一般的陆雪琪了。

    只是比起刚才,此番张小凡飘身于玉清殿中央。却是显得举重若轻,无??裳?,仿佛在这短短几个时辰之内,修为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拥有四卷天书,更兼太极玄清道、大梵般若、魔门功法三大秘诀,如今更是将其所偶浑然熔炼一体。度过心魔,再加上之前吸引魔气之时,从道玄真人体内得到的一部分功力。此刻的张小凡一身修为早已是通天彻地,世所罕见,假以时日??峙缕仗熘笠材岩哉页瞿芄挥肫淇购獾亩允?!

    红袍青年…或者应该说小六,他的一双手终于悄悄握紧,眉目之间虽然不曾有什么变化,但心中却还是透出焦急。今日青云门之会,原本就是他抓住时机,企图一举夺走诛仙剑而得到的最好机会,谁又会想到,偏偏在此刻,竟然突然杀出了这个张小凡阻挡在前。

    如今,那坚毅的面庞上已经完全找不出当年在小池镇外初见时的迷惘,而那一身绝顶修为更是连如今的自己也摸不出深浅…

    咬紧牙关。

    小六今日早已经没有了退路,携焚香谷众弟子逼山,这样的举动已经是明面上撕破了脸皮,要是不夺下诛仙古剑就这么回去,那天下之大,恐怕也就没有了焚香谷的容身之所。更别提什么借助势力,展开对流影的报复之类…

    是的,他不能败,至少不能现在就败!

    左右已是无路。

    莫不如孤注一掷,拼上一拼!

    小六握紧拳头,暗自下定决心——自从得了这天火之后,他还从来不曾全力催动,试探其中威力,今日,刚好就那这些强敌一试自己的功力好了!

    心念一定,小六立刻上前,双拳一抱。

    “好,既然青云门今日一定要靠这‘弃徒’出头,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拼是一定要拼,但小六却并非是愚鲁之人,若是能通过言语就解决问题,他也不会介意——原本一直住在藏锋斋的他可是很清楚眼前这个叫做张小凡的年轻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往…险些被道玄真人一剑劈死的弃徒,竟然回返青云这实在是匪夷所思。毕竟当年要不是自己那个便宜叔父及时出手,恐怕他根本活不到现在。

    当然,他这如意算盘如果打得再早一点儿说不定还能见效…可是方才道玄真人已经自己请他如幻月洞府,这也就意味着之前的那些恩恩怨怨,青云门已经愿意接过,如此一来,其他首座还能有什么怨言呢?

    至于张小凡本人…

    他虽然没有想过回转青云门的事情,但眼下既然有人要恃强凌弱强夺诛仙剑,他自然是没有道理袖手旁观的。更何况,在幻月洞府之内,还发生了那样一段事情…总之如今,他是更没有理由坐视了。

    陆雪琪先他一步出剑,如今对方叫阵,张小凡当下犹豫也无,立刻出手反攻而去!

    探掌!

    四卷天书相助,再加上道玄真人自己体内的功力,如今的张小凡与曾经那个傻小子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放眼天下,能力战胜之的人也绝不会超过五指之数。这平平无奇的一探掌,却是在玉清殿内掀起一阵可怕风暴!

    不过眨眼之间,张小凡的手掌便已经探到小六面前!

    然而到如今,小六也不再是那个只能满心悔恨却始终对现状无能威力的妖狐了。吸纳天火入体,他等于是将焚香谷数代人的心血全部攫取,这无上神威之物哪怕是上古的神魔异兽也要敬畏三番,如今竟然被一介凡人掌控,实在是难以想象。

    面对张小凡的攻击,小六丝毫不乱。羽扇一闪而收,双掌反推,却是以体内天火元力直接凭空划出一抔苍白火焰,转掌便向张小凡攻去!

    两强相遇,一者是容纳天地万物的奇功,一者则是无物能挡的烈焰,两者交回之处玉清殿一阵摇动,竟然从中央裂成两段,屋脊房椽统统崩溃。周遭之人受到波及更是只能各自退去,无人能樱其锋。

    只是,这番大战却是又害苦了通天峰…这玉清殿三年前那一战就曾经损毁殆尽,如今这么一碰,恐怕又是难以保全了。当然,就算是萧逸才本人现在也不会介意这些事情,毕竟如果青云门度不过这番劫难,要这大殿还有什么用?

    双雄相争。各自占有胜场,只是天火的确是件奇物。就算小六没有额外炼制其他法宝,却依旧可以凭借控火之术完美应对,双方交战之时,这天火时而化为刀斧,时而化为利剑,时而连羽飞射。时而结成绳索,张小凡虽然也有噬魂棒,但不知为何,却始终不曾拿出迎战,赤手空拳之下。难免渐渐落入下乘。

    又是一击交错,渐占胜势的小六不愿再做拖延,昂扬一声,掌中天火猛然一凝,随即抛洒漫天,眨眼间,青云绝顶仿佛烈阳现世,灼热非常,而随着小六操控引动,那“烈日”瞬间便化成万千利箭,隔空便向着张小凡的方向射去!

    需知这利箭可非凡物,皆是天火之精所化,无物不焚,寻常人等难以招架,就算是道玄真人再生,恐怕也无法讨到好处——这一下却是要分出胜负的手段了。

    另一边,张小凡同样立于天上,眼见夺命火光袭来,轻轻一叹,仿佛又多了几分无奈,几分感慨,惟独却是不见慌乱,不见惊忙。

    只看他右手虚空一握,原本不存一物的半空之中,突兀便出现一柄朴实石?!I砩弦参奘裁雌嬉旎ㄎ?,又或者什么精美装饰,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然而就是因为这柄在普通不过的石剑出现,在场的所有人竟然都在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诛仙!

    诛仙古剑!

    难怪从对战开始,张小凡便始终不曾催动法宝,谁能想到,当日青云门的弃徒,如今倒反而手持如此神兵出现此处,面对那无尽火箭,张小凡不慌不忙,但见诛仙古剑一引,浩瀚剑气便反冲向小六而去,烈日虽狂,竟在一时不得前进!

    轰!

    两强对决,终于迎来,轰鸣作响,整个青云山顶陷入沸腾!

    豪光闪过,强决落幕,众人头顶,只见烈日无踪,诛仙刃断,只剩半截剑身,却是定定指在小六额前。

    妖狐…败!

    —————————————————————————————————————

    南疆,七里峒。

    七日之期只在眨眼。这七日,流影始终独自一人坐在那山头,笑看风起云涌,日升月落,不曾离开。只是,一头白发,却是日日演变,到如今,竟然反成了乌黑青丝,实在是叫人惊奇赞叹…

    是啊,如今坐在这里的人倒不像是这些年,那个看穿一切,无欲无求的白狐了,反是更像千年以前的另外一个人物…那个曾今在流影身体里存在过,一直作为他的另一面存在过的人物…

    一千年的时光,如今却在连流影自己都快要忘记自己还有这样一面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将他唤醒,重新活在这个世界上。

    至于理由,那也在简单不过了…之前就已经提过,流影并非是没有以一己之力抗衡兽神的能为,事实上,即使不借助诛仙剑的威力,他也能够做到…只是,那却要将太玄剑经发挥到极致方有可能。说到底,剑之一途练到极致,无非是“极情”与“无情”两般变化,之前。一身雪白的流影更像是“天道无情”,忍让克制,更是他的常态。而如今,一身白衣不知何时也随着那青丝一起,化作灰白交纵的墨袍,连那挂在嘴角的狂笑。也透露出几分与众不同的邪侠风范!

    是的…这般狂态,难道不正像是当年随性而为的黑衣吗?

    月上中天,决战之时终于来到。

    在山峦的那头,莽莽兽潮再次涌现,而迎面而来的也是那个让他再熟悉不过的年轻人。

    “你…好像变了?!?br />
    兽神开口,两人相隔不远,语气中亦是不带丝毫杀气,完全看不出,其实随时都有可能展开一场厮杀!而流影也只是笑笑。

    “是你多心了?!?br />
    他起身。似乎还带着些微醺,连同身形也还有些晃动,但这一切,却在他拔出墨雪剑的瞬间恢复——他,又成了那个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骇人剑手!又成了当年众妙天里,一剑挫败群雄的无敌???!

    “相杀吧!”

    简单一句,拉开厮杀序幕。这一回。流影一改之前飘逸风范,一招一式。尽是险招,奇招,杀招!剑势刚刚走出,便逼人毛发!

    斩!

    长剑横掠,削断兽神发丝,余劲不减。直逼身后无边兽潮!唳!连声惨呼仅仅是余威而已,便让身后兽群授首无数,但见剑芒划过,却是死前最后绝响。

    刺!

    剑势反转,雷霆之力。仅在其速,这让人应接不暇的一击自远而近,也只在毫厘计较,兽神及时转身,却让那剑光刺入大山,一时间岩峦崩摧,山河逆转,极光过处,已是满目狼藉。

    转!

    招不用老,却是立时再变,到绝妙处,只叫人无法转圜,更无法回避,只得倾力迎击…只是,这剑势锐不可当,山岳沧海亦无法媲美,又遑论常人?招招绝杀,招招快意,仿佛江湖豪侠般不拘寻常的剑招终于让兽神动容!

    “你…果然变了。不过…我实在中意这番变化!”

    昂扬一声,半空之中一抔鲜血飞溅!

    杀意浓烈,仿佛浓烈酒香,到疯狂处,兽神不顾墨雪锐利,竟然伸出手掌,硬将那无匹神剑握在了掌心!虽然血溅当场,但流影之前毫无破绽的无敌剑势也终于为之一缓,双方凝滞片刻,然后便又是快不及瞬!这一次,兽神终于逆转颓势,招招用命,墨雪空利却也一时无法尽力施展,反倒再对方掌下略显支绌。

    不顾掌心热血飞溅,兽神发狂大笑,一掌一掌虚空拍出引动地脉沸腾,星月无光,南疆地势一时无状,山川河流仿佛玩具,随手揉捏,变化形体!

    来…来!如此一战,方称快意,方能泄尽这千年的怨气,这千年的叹恨!

    杀!杀!杀!

    掌势越来越急,威力越来越猛,但在这重要关头,流影手中墨雪却是再次变化,之前无名奇招,连续抢攻的招数尽去,剩下的,只有一派大气犀利,剑过之处,中正平和却是每每只点对方必救之处,不论兽神进攻如何凶猛,却是一如泰山,岿然不动,亦不损分毫!

    这剑,倒又像是平日里,那个谦和忍让的达者习惯运用的剑术了…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剑走正道,却也能以正击奇,威力无穷!

    转腕,抬手,剑锋明灭,来去自如。

    虽然都是些最普普通通的招数,到这一回却又仿佛是站在大势之上,不论兽神进逼如何疯狂,却也无法奈何流影分毫!

    “痛快!痛快!”

    连声大呼,兽神同样一改之前动作,不再一味猛攻,双手合并之际,顺着流影剑势猛然一推,全身元功顿时压上,一时间,空间扭曲,双足所站之地尽数崩溃,再也不见往日形象——感受到对方剑招变化,兽神不在执着于招数,全身劲力压迫之下,竟然将此间之局变作双方根基之争,天地戾气,所带来近乎无穷无尽的威压当头撞下,天地大力,直将剑者足下压低数丈,两人双双落入地陷之中!

    纵然修为千年,但生灵毕竟是生灵而已,又如何能与这天地造化之物抗衡?哪怕道行再深,难道还能抵得过这无情沧桑吗…

    双方接触不长,流影依然口角溢血。但纵然如此,黑发剑者却依旧在笑,而且笑得更狂!

    他已经知道,这会是自己的最后一战,也知道,就算赌上一切依旧胜算渺茫。但这里却注定不会是他旅程的终点…千年岁月,无尽沧桑,他能够留下的,到最后却不过是几多遗憾,几多愁思…凡此种种,若是再过千年,又有何人记得,何人评说呢?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但至少,今日之战,他一无畏惧,更不后悔!

    屏息…凝气。

    千年狐妖,双目之中猛然闪烁无尽光芒,宽袍之下,一身通天修为仿佛终于燃烧起来,而那青丝白发。如今交错发生,如狂丝飞舞脑后。状若神仙,又似鬼怪!

    “终?!趺?!”

    初鸣,是太初之音,更是幻灭之声,是他一生求而不得的答案,更是不得不就此搁笔的无奈。剑在鸣,妖在鸣,天地具鸣!

    一剑!

    光透四海!

    一剑!

    气震五岳!

    一剑!

    兽神,败!

    流影…死!

    ————————————————————————————————————————————————————————————————————————————————————————————————————————————————————

    ps:咳咳…到这里为止,本书也算是写完了…我知道这么说早早弃坑的朋友若是将来某日偶尔瞧见一定会一声不屑冷哼。再补一句“我早就料到”之类的话,继续看的朋友呢…恩,估计也在筹划着是不是赶紧往老夫家里寄点儿刀片啊,寿衣被面儿之类的东西,顺便还要在书评骂上两句才能泄恨…

    恩,其实我也不否认,到目前为止,这本书其实还要许许多多的大坑小坑,浅坑深坑,隐形坑没有填,然后也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没有写完整,但不管怎么说,我的故事,却是只到这里为止了…要说理由的话,最多的还是我这边个人的因素,创作热情也好,身体情况也好,精力时间也好,都有所不济,当然收入方面更是让我头疼…总不能每天趴在电脑前面结果连个网费都挣不回来。所以,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这本书,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不是我不爱这本书。

    事实上,我对于自己写下来的每一个字都是非常爱惜的。没有码过字的朋友们可能没有感觉,但是相信如果真的自己写过一本书的孩子们一定会懂得我现在的感受…一本书写完,不过卖座与否,成功与否,那种叹惋怅恨,欲说还休的感觉绝对还是有的…就好像突然少了些什么似的,怅然若失,只不过,通过这本书,我也的确看到了一些自己的缺失,自己的弱点,以及对于行文方面的过失…这些现在想要挽回已经非常困难,但不管怎么说,知错,总比不知道的好。

    我也希望,这本书写完之后,之后再写其他东西能够克服这些缺点,不管怎么说,既然要吃网文这口饭,还是要把各位读者老爷哄开心才行~哈哈,说得直白了点儿,不过也无伤大雅,因为咱也说得都是真话,没什么造作掩饰的。

    总之,感谢每一位陪着老夫一直奋斗到今天的读者,恭喜你们,终于把这本难以下咽的拙作看完啦~以后终于不用苦等更新啦~另外,到最后,还有另外一个坏消息要通知你们…咳咳,在下的下一本书目前还正在筹划,具体啥时候发,叫什么名字还未确定,有可能会转都市,也有可能会继续我的无限流,至于是动漫还是电影…这个就更没谱了!

    不过要是确定了…我确定你们还会在这本书的更新目录里面看见我的单章的…

    临表涕零,不知所言。下本书再见!

    ——晴愈少的存在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夜(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u

    ...( 盖亚的异乡者 http://www.langisle.com/2/2918/ 蛋疼小说网手机版m.www.langisle.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足球推荐网站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