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部 第二篇 变化的世界,浪潮来袭 944 与冬佩利与数论

作者:寿限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佩利、冬佩利、冬佩利、冬佩利!”

    日本,东京,歌舞伎町,某坑爹夜店中,一大片环肥燕瘦的陪酒女郎正在小隔间中团团围坐,花团锦簇一样的把某黑脸大叔围在最中间。在黑脸大叔的前方,一个八层高的香槟塔正在飞速成型。业界不景气,来消费的人也是数量暴跌,这个时候遇到这么一个财大气粗的壮硕大老板,姑娘们都两眼放光如同饿狼。

    宰人专用香槟冬佩利一上就是一大排,八心八箭八层香槟塔拔地而起。服务女郎带着礼貌又不失专业的笑容用眼花缭乱的手法bongbongbong的打开了八瓶冬佩利,然后如同水瓶座女神一样从香槟塔的最高处轻轻一倒。刷啦啦啦,好像加了特效一般,荧光闪烁的酒液从塔尖最高层倾泻而下,每一个旋生旋灭的气泡中倒映的都是能让中产阶级破产的迷醉幻梦。

    琥珀色的酒液就像航天助推剂,那些迷人的小姐姐们优雅的身段和深邃的事业线在助推剂中春风荡漾着。八层香槟塔如同运载火箭,随着冬佩利的注入,昂扬向天,蓄势待发。

    “干!干!干!干!”

    呼……一身肌肉疙瘩,满手浮夸扳指,还有修剪的刚刚合适的硬派白胡渣,带着黑墨镜的冷酷硬汉抽了一口手中粗大的雪茄然后又缓缓吐出,酷劲儿十足。冷酷硬汉左搂右抱深深躺在软包沙发里,仰头看着天花板上垂下的巨大吊灯,心中感慨万千。

    同样都是喝酒,但心情果然不同。

    和拥有高雅格调的知心老杨哥对瓶吹是什么心情?和这群低俗的应召女郎一起喝又是什么心情?

    左边看看,臀波、臀波、臀波、臀波……

    右边瞧瞧,乳浪、乳浪、乳浪、乳浪……

    中间瞅瞅,36d、36d、36d、36d……

    呸,低俗!

    呸,媚俗!

    呸,艳俗!

    想我堂堂硬汉,就算面对这些、就算面对这些……36d影分身大军,又有何惧!就算被这些妖艳妖精包围,又有何惧!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热血仍在,宝刀不老!

    心中的斗志啊,一柱擎天……啊呸,换个词——好吧,确实想不到什么更妥帖的词了,那就这样吧——心中的斗志啊,一柱擎天吧!同样都是喝酒,这心情,倍儿~~~爽!

    缓缓地,深沉的,一句新学会的日语从硬汉口中锻钢一样的崩了出来:“年轻,妞儿,就是好?!?br />
    “哇~~~~欧尼酱真是h~~~~”

    “欧尼酱真是好坏好坏的,但这种坏坏的帅气很让人欲罢不能呢~~~~”

    “干、杯!干、杯!干、杯!干、杯!”姑娘们开始一起拍着巴掌起哄,潮叔敏锐的察觉到,这莺声燕语的漩涡之中内有乾坤暗藏杀机。36d大军看似一拥而上无脑洗面,实则纪律严明分工明确,有主有次有前锋有后卫有强攻有偷袭有输出有辅助,简直是一个现代化立体混编军团。

    圣光啊,这邪恶,值得一战!

    “好,干了??!”

    duang、duang、duang、duang、duang……

    “哇啊啊啊啊??!欧尼酱好帅气!”

    “再、来!再、来!再、来!再、来!”

    duang、duang、duang、duang、duang……

    “噢~~~~欧尼酱好帅气~~~~人家喜欢死了呢~~”

    “冬佩利!冬佩利!冬佩利!冬佩利!”

    “再来一箱?!?br />
    “哇啊啊啊啊~~~”

    就在铁血硬汉大战36d影分身大军的时候,我们不妨来了解一下,潮叔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潮叔自飞田新地开始就玩野了,一路在花姑娘身上磨刀霍霍、重振雄风?

    当然不是啦~~~~呃,至少,不完全是。

    经济大萧条所带来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不仅仅是富坚老贼没钱打麻将了,连带着那些一掷千金的豪客们也对风俗业敬而远之。行将崩溃的人心带来了风俗业最后一波回光返照一般的畸形繁荣,再之后,就是门可罗雀的断崖式跌落。

    说这么多风俗业的事,原因只有一个。

    杨谨和潮叔想要找的那个史蒂芬-艾文森,从前的身份是泰伯利亚实验室的次席研究员,后来在泰伯利亚之心封闭之前便因不为人知的原因离开了实验室,从此心灰意冷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不过,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这个从前的天才科学家,一路流浪一路落魄,心若死灰丧病如死,终于,在日本秋叶原一家女仆咖啡厅重新拾起了雄心和斗志。不知道那家女仆咖啡厅到底是如何让史蒂芬重振雄风的,总而言之,自从这个前任科学家脉动回来之后,他就走上了某条歪的很微妙的不归路。

    他隐姓埋名,整容整形,多次变换身份,穿梭在灯红酒绿的日本暗夜中。终于,经过多番波折,这个原名史蒂芬的科学家,成为了日本风俗业界的暗夜帝王!

    能够查到这一地步,已经是阿波能力的极限了。至于这个史蒂芬现在叫什么,行踪如何,到底有哪些产业在他名下,统统一无所知。他似乎从上一段经历之中受到了什么教训,现在藏得严严实实很是谨慎。所以,想把这个暗夜帝王找出来,只有一个办法,对,就是深入敌占区!

    要多深?

    这不是个问题。

    怎么入?

    这也不是个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杨谨和潮叔这两个后期大叔到底该如何搭配,到底谁在明谁在暗谁行动又谁“深入”呢?

    潮叔主动请缨:“我身手好,我拥有强健的体魄,硬朗的肌肉,丰富的潜入经验,超人的间谍意识,坚强的革命意志,发生战斗时我能够干脆利落的放倒对方而不惊动警报。而且我不善言辞,不通交际,所以总体来说,我应该在暗处行动?!?br />
    杨谨简略说明:“你单身,我有媳妇。而且,我还有个女儿?!?br />
    话不多说,但关键信息已经很清楚了。老杨哥的女儿啊……潮叔遥想了一下,万一被那白发魔女发现是他让她爸爸去日本风俗业鬼混的话,那后果,那场面,那惊悚,那丧病,那特效,不由立刻同意了老杨哥的想法:“还是我去深入好了!”

    然后,潮叔就从一个听喝的保镖,化身成为了一个人狠话不多、钱多图开心的社会大老板。而杨谨,则尽可能隐身在侧。一明一暗互相搭配,从飞田新地杀到了秋叶原,从秋叶原杀到了涩谷,从涩谷杀到了歌舞伎町,经历了各种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奋战。

    在这个过程中,潮叔总算在“走马观花”之外发扬了一点自己的战术素养。在一次反跟踪、反侦查、反偷袭并反痛殴了日本情报人员的遭遇战之后,截获了一条出人预料的情报。一个代号叫“冈本”的入境特工正在日本兴风作浪,而目标似乎与杨谨两人一致,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杨谨及潮叔决定兵贵神速、事不宜迟,必须行险一搏!

    于是,两人找到了一路查探之后能够找到的最可疑的目标。

    晚八点半,一辆加长林肯停在了某坑爹夜店门前,十根手指中带着八个大扳指的黑脸肌肉大叔从林肯之中缓缓起身。在两整排侍应少女们齐刷刷的恭敬迎接中,社会大老板潮叔吸了一口雪茄,气场惊人、闪亮登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冲天的香槟巴比伦土崩瓦解,潮叔彻底嗨了起来。他左搂右抱,哈哈大笑。

    装什么斯文?卖什么雅致?端什么架子?不知道日本业界都快完蛋了么,给我荡漾起来!嗯?你以为上面这几句话是在说那些德艺双馨的“私教老师”吗?当然是在说潮叔啦~~

    都这份儿上了,还装什么高冷?趁着这些姑娘们转行之前,抓住机会骚一把。反正整个店,都被本座包场了!

    价值三万两千八百日元的、其实没什么水果的水果拼盘吃起来!

    短筷子插鼻孔、撅着嘴唇扭着屁股拿着簸箕一铲一铲的傻缺舞蹈跳起来!

    拉开衣襟,任少女们用口红在铁疙瘩一般的黝黑腹肌上画出口鼻眼睛,一挺一挺的肚皮舞扭起来!

    羞羞的国王游戏,更是要疯起来玩起来!

    那边的,脱!

    这边的,脱!

    嗯……忽然,脑中划过一道闪电,潮叔觉得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重要的事。是什么呢?emmmmm………………哦,对了!一个人玩,终归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好了好兄弟要同甘共苦,所以姑娘们等我喊个人,一起来轰无遮大趴!

    “喂,老杨哥,你也别忙活了,过来玩玩吧?”莺声燕语中,潮叔酒精上头,整个人开始没数起来。他拿着手机,大着舌头对自己的队友高声邀请:“什么?还有一小会儿?赶紧的赶紧的,忙完手头的活儿就过来啊?;褂?,我教你一句日语名言,特别特别有道理——年轻,妞儿,就是好!”

    “哇~~~~欧尼酱你好h~~~~~”

    “唔哈哈哈~~~过来过来小宝贝儿们,到叔叔怀里来~~~~”

    电话的对面,杨谨一脸懵的挂断了手机。他表情怔然良久,忽然明白了什么,摇头感悟道:“还真是敬业,这么入戏。而且竟然谁也不躲,直接用手机联系,反而不惹人怀疑。这一招我都没想到,小潮果然还是经验多?!?br />
    一个豪华的办公室里,杨谨正在进行着间谍片中常见的潜入工作。他笨手笨脚的收集着信息,希望能够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忽然,他摁开了一个按钮,一旁的书柜呼噜噜的滑开,露出了一道门。

    “跟电影上一样,真没有新意啊?!?br />
    杨谨走上前,发现这是一个密码门。密码门上毫无疑问当然有输入密码的键盘,但除此以外,还有另外一样东西。而这个东西,套路就很清新了。

    那是一个屏幕。

    屏幕一闪,出现了一行字。仔细看去,每个人都很熟悉——每日一练!

    再一闪,出现了几行说明文字。

    【请输入解题答案,若回答正确,则能够打开这扇秘门?!?br />
    嚯!想进门还需要解个题?这种动态密码,真的很清奇??!

    【注:数学,是世界最美妙的科学。即便是不请自来的闯入者,如能解出题目也必然是受我尊重的数学家,拥有拿走我财富的资格。而如果解不出……那就给我原地爆炸吧白痴!数学都学不好,还活着干什么!】

    呲,一个围栏从天而降,将整个房间彻底封闭起来。

    “好吧,收回前言,这个还真是有新意?!毖罱鞑唤舨宦拇涌诖心贸鲅劬荡魃媳橇海骸案隽舜蟀氡沧硬庋樘?,没想到今天风水轮转,竟然轮到我来做一道决定命运的题了。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数学题,想难住一个数学老师?!?br />
    嘀,屏幕在一闪,一题面公布了。

    看到这道题,杨谨眉头猛然一皱。

    没有鸡兔同笼,也不是几根管子灌水几根管子排水,更不是三角形辅助线立体几何。你以为你学了几年高数就能叫懂数学?眼前这道题分分钟教你做人,别说解题,连看都未必看得懂!

    杨谨无比惊讶的失声脱口道:“数论?!”( 超凡双生 http://www.langisle.com/2/2989/ 蛋疼小说网手机版m.www.langisle.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足球推荐网站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