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一千三十一章 林三神医

作者:幸福来敲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张诚说天子‘头晕眼黑,力乏不兴’之言,众大臣们都是面面相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但这事唯独对于林延潮而言却是早有预料,他在心底噔了一声,心道果真还是开始了。

    尽管有了张诚的解释,众官员却有些不饶,开始有些骚动。

    哪里有这个道理,突然停止经筵,也不是事先通知,天子登基以来还从未有这样的事。天子维持与大臣们见面的机会,唯独只有早朝,日讲,经筵的机会,而一年一度郊祀,那是天子面见百姓们的时候。

    一年前的郊祀,京畿大旱缺水,天子亲自步行从京城走到郊祀的地方,整整走了二十多里,亲自向天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看到这一幕百官与百姓们无不动容,那是何等令人感动的事。

    但是今日天子居然没有事先通知就停了经筵,这仓促之间,众大臣们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天子想偷懒不愿意上朝,而是天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众官员都看向申时行,希望他能有所主张。

    申时行略一思索,然后道:“张公公,既是陛下龙体欠安,那么是否有请御医医治?”

    张诚迟疑不答。

    申时行左右许国,王锡爵,尚书如杨巍等人都是陡然目光一变。

    御医是外官,天子是真病还是假病,到时候找御医一问就知道了。但张诚不愿回答,说明天子没有请御医。

    王锡爵上前一把拉住了张诚的袖子道:“张公公,宫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王锡爵这一动,他身后穿着朱袍的官员们都是盯向了张诚,纷纷拥了过来。

    张诚看了王锡爵一眼,不动声色将袖子收回,镇定地道:“王先生,什么事咱家方才的话里已是说的明白了,陛下,只是龙体稍稍不适并无大碍,并没有请御医的必要,只要休息几日就好?!?br />
    张诚说完欲走,但申时行却道:“张公公请留步!”

    申时行一句话下,张诚不敢再走,回过头来道:“不知申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申时行道:“既是陛下龙体没有大碍,那么我等阁臣请求探视陛下?!?br />
    申时行说完,许国,王锡爵,王家屏等人都上前一步道:“正是如此张公公,陛下总不能连阁臣都不见了吧!”

    张诚目光微微一迟疑当下道:“既是如此,申先生就随咱家来吧!”

    听了张诚这话,众官员们神色舒缓了下来。

    当下申时行等几位大学士随着张诚入宫,但其他官员却并没有散去。

    上百名官员不用人招呼,自发地来到奉天门前等候。

    奉天门前大门紧闭,值守太监,宫中禁卫静默地站在门前值守。至于众官员们三五人一处,各自议论,并不时朝宫门处看去。

    “敢问少宰你前几日值日讲时,可见天子有无什么异常?”

    几名官员围着询问朱赓,朱赓连忙摆手道:“本部堂哪里知道?呵呵,诸位稍安勿躁,一会元辅出门,大家就都知道了?!?br />
    也有官员询问林延潮,林延潮则是道:“自教习庶常以来,我已是许久没有进宫?!?br />
    回答完后,林延潮默默地站着。

    等了许久,待申时行他们出现时,众官员们一下围了上去:“元辅,阁老可见到圣上了吗?”

    申时行默然片刻,一旁王家屏道:“我等在乾清宫前等了好一阵,是陈矩出来传旨言,陛下已是吃了药睡下了,传了口谕说这两日朝政大事,由内阁与六部商议而决,待后日早朝时,龙体必能康复,再与众臣工相见?!?br />
    听了王家屏的话,众官员们都是讶异,没料到等了半天是这个结果。

    虽说每日的经筵早朝都是走个过场,没有多少实质的内容,但毕竟是大臣们唯一一个面见天子的机会,大家们其实不要你说什么话,只要你坐在龙椅上,众官员们就可以安心。

    但现在人都见不到,你要我们怎么想?

    众官员不肯走,申时行道:“此事诸位不要多心,以免有人多舌,暂先散去,各自回部办事!”

    到了此刻众官员们还有什么办法,离开时即有官员不满道:“那这么说,还是没有见到陛下?!?br />
    “陛下如何,我等还是不知?!?br />
    “这叫人如何心安?”

    “听说了吗?前几日张鲸命人挑选十几名美女入乾清宫伺候陛下?!?br />
    “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br />
    “荒唐,荒唐,唐玄宗的前车之鉴,难道讲官没有与天子说过吗?女色误国??!”

    “何止,听闻还有人进献媚药,当年宪宗,武宗都是嗜于此道之人,先帝当年归天,听闻也是与色目美女有关?!?br />
    大臣们一阵叹息。

    不过此事暂时还是压下了。

    后日早朝时,上千名官员走过金水桥,来至午门前等待天子召见。

    然后等待天子下旨免朝的消息一出,这下事情闹大了。

    现在已不是言而无信可以交待,上一次是免经筵,这一次天子竟然免朝了?

    愤怒,吃惊,甚至恐惧各种情绪交织在众官员们的心中,官员们将负责吩咐传旨的宦官们围住,不让他们离开。

    传旨太监向申时行哀求道:“元辅,求你出面说个话,救救咱家吧!”

    申时行也是道:“这位公公,今日这个局面你也是看到了,并未是我愿为难你们,百官已是连续三日没有见到陛下了,现在就算申某出面也是无济于事。为今之计,只有让我等一见陛下圣面,方可安众臣民之心,百官也会散去?!?br />
    “老夫还请公公转达老夫的意思,此举若有惊动圣驾的地方,申某愿一力承担,并向陛下请罪!”

    申时行说完,百官们一并道:“不错,让我等一见陛下!”

    众官员们围了上来,这一幕令这位传旨太监觉得下一刻,自己就要被众官员们手撕了。

    这传旨太监当下灵机一动道:“当然可以,请申先生与几位先生随咱家入宫吧!”

    这位太监真当申时行他们这些内阁大学士是傻瓜,还以为他们会上第二次当。

    但见申时行一摆手道:“不是我们几位,而是百官!”

    “这如何是好,陛下龙体还未康复,见这么多人,万一惊扰圣驾……”

    这时不知哪位官员出面喝道:“你如此推三阻四不肯让我们面见圣上到底何意?”

    “不错,是不是你们将圣人偷偷藏起来了?!?br />
    “宫里是否有不测之事?宫里是不是有人欲效十常侍?”

    “太后在哪里?我们要立即面君!”

    “胆敢阻拦者,就是谋逆篡位!”

    “本兵何在?总督协理京营戎政何在?立即调兵入宫护驾!”

    众太监终于见识到文官们脑补的水平,眼见有的官员连调兵都喊出,太监们哪里敢二话,当下立即禀告宫里。

    最后宫里屈服了,太监又出面传旨,天子愿意召见内阁大学士,翰林学士,此外人不能再多了。

    眼见得到妥协,但众官员们这时却不肯让申时行入宫了,原来他们生怕发生何进入宫被十常侍干掉的事重演。

    于是在众官‘力劝’下,次辅许国,四辅王家屏留在午门外主持大局,兵部尚书,总督协理京营的官员出宫以防不测。

    而侍讲学士里推举出朱赓,张位,林延潮三人跟随申时行,王锡爵入宫面圣。

    于是申时行五人来至乾清门前,但是天子并没有立即接见,但几人不由心想,天子不会又放鸽子了吧。

    不过片刻后,宫门开了。

    张宏,张鲸,陈矩,张诚等几位司礼监的掌印,秉笔太监一并前来迎候。

    申时行一见张宏即上前问道:“张公公,陛下如何了?”

    众人都知道几位大太监里,其他人说话都不一定能信,唯独张宏的话还能信几句。

    张宏长叹一声道:“陛下就在弘德殿,几位先生进去吧,进去了就知道了?!?br />
    听张宏的话,众人都是忧心,这有点像是交待后事啊,就算天子纵欲过度,至少也不会好几天下不了床啊,总不可能是要精(协和)尽人亡吧。

    弘德殿位于乾清宫西偏殿,乃是一个小殿,众人随着申时行穿着斜廊来到殿外,就听得殿内一个声音道:“是申先生来了吗?”

    听到天子的声音,申时行等人都是大喜,申时行在殿外磕头道:“陛下,臣担心陛下龙体,特来请求,冒犯之处还请陛下见谅?!?br />
    “都进来吧!”

    天子一句话下,申时行林延潮来到殿内。

    但见殿内一道纱帘放下,天子似躺在榻上,不见真容,至于申时行,林延潮在外头看了这一幕心底都是惊讶。

    天子搞什么?

    你是在害羞吗?

    遮遮掩掩的,你什么时候成了闺阁小姐吗?

    众官员行礼叩拜,然后申时行又解释了一遍道:“臣等得知陛下龙体不适,心底觉得不安,故而来宫里恳请见陛下一面,请陛下赎罪?!?br />
    然后众人盯着纱帘后,但见天子缓缓道:“朕也知道众位爱卿忠君之心,这点心急朕可以理解。这几日朕身子不适,朝政就托付给申先生了,朝政大事朕会命司礼监传达口谕,先生们若有不方便直言的,就写密揭呈上,不必一一入宫请示朕?!?br />
    林延潮听了这话心想,这怎么可以,这不是连大臣都不见,简直是连内阁都不见了。

    内阁对于天子而言是秘书,对于百官而言是宰相,嘉靖皇帝当年不上朝时候,至少内阁还是见的。

    天子这是干什么?

    申时行哪里肯如此被打发道:“既是陛下龙体欠安,可否有请太医诊治?”

    天子不耐烦道:“太医院那些庸医,朕不要他们医治?!?br />
    申时行又道:“陛下既不用太医,臣这里认识几位名医,不知可否让他们入宫给陛下医治呢?”

    天子道:“不必了,朕并无大碍,自有宫人医治?!?br />
    申时行哑然,他们现在离去,如何与百官交待?

    王锡爵目光扫到了后面,看向朱赓,张位,林延潮三人。

    王锡爵用目光传达一个意思,该你们上场了。

    三人之中朱赓官位最高,林延潮与张位都是一致将身子一侧,一并看向了他,意思很显然,你请!

    朱赓看了林延潮,张位一眼,目光中满是哀求,意思是自己不行,你们二人拉兄弟一把。

    张位,林延潮也是一并用目光拒绝,意思是这时候不是讲兄弟意气的时候,此事舍你其谁,就你了。

    朱赓目光很焦急,再三向张位,林延潮恳请帮忙,二人一并默契地眼睛望天表示没有看到。

    而坐在纱帘后的天子当然不知道,朱赓林延潮他们用眼神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讨论,只是觉得一阵静默当下道:“几位爱卿若是没事,朕要休息了?!?br />
    这时候王锡爵重重咳了一声,对朱赓,张位,林延潮三人互相推脱十分不满。

    当下朱赓开口了朗声道:“启禀陛下,据臣所知,林学士略通医术,恳请陛下让林学士诊治一二,臣等也好放心?!?br />
    林延潮心底大骂,你娘!居然卖队友!

    张位也立即道:“陛下,林学士医术高超,臣上一次身子不适,林学士略一诊视,开了一个方子,立即药到病除。臣恳请陛下让林学士医治?!?br />
    张位说完也是退居二线,朱赓垂下头去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林延潮闻言心道,自己被这两个老狐狸算计了,天子遮了一道垂帘,就是不想见你们这些大臣,王锡爵急切搞清楚状况,但自己这被推出来,强行见面,如此不是犯了天子的忌讳。

    若是这场合得罪了天子,林延潮真的可以考虑去太医院谋一份差事了,林三元可以改称林神医了。

    林延潮当下道:“启禀陛下,臣于医术一道,略有所长,若是陛下允许,臣可以悬丝诊脉?!?br />
    既然你吹捧我医术高超,那我只好施展武林里失传已久的‘悬丝诊脉’。

    朱赓,张位同时看向林延潮,用眼神说道,算你狠!

    对于二人眼神林延潮视若不见,反而对一旁太监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拿根细棉丝来!”

    那太监闻言一脸懵逼地看着林延潮。

    这时候就听纱帘后,传来一声天子长笑。

    笑毕,但听天子言道:“几位卿家都退下吧,申先生与林卿留下!”( 大明文魁 http://www.langisle.com/3/3884/ 蛋疼小说网手机版m.www.langisle.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足球推荐网站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