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推荐网站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足球推荐网站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爱情阴谋蒙蔽双眼,900万遗产疯狂了铁哥们

小故事网 遗产的故事 时间:2015-11-11 雪桥

足球推荐网站 www.langisle.com   2014年7月13日,北京顺义京密路绿化带发现一具男尸,死者被凶手用钝器击穿颅骨致死。顺义公安分局刑警展开侦破,很快将两名凶犯捕获归案。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死者与直接凶犯并不认识,也无冤无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随着审讯深入,一场爱情阴谋引发的谋杀案浮出水面……

  爱情阴谋蒙蔽双眼,900万遗产疯狂了铁哥们替铁哥们守护女友,

  生命花开情愫暗生

  2013年2月,黄依身体突然出现异常:她间歇性头痛、恶心呕吐,看东西眼里尽是重影。男友陈韦强陪她去北京朝阳医院检查。脑CT扫描过后,医生告诉他们,黄依患的是颅内动脉瘤,这种病是最凶险的肿瘤之一,手术风险系数相当高,且费用超过20万。黄依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黄依1986年6月出生于山西大同,从陕西一所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朝阳区一家汽车4S店做文员。陈韦强大女友1岁,吉林桦甸人,长春一所大学毕业的他是北京顺义汽车工业园的工程师。两人恋爱已两年,感情平稳。可如今,巨额手术费用、不可控的手术风险、无法预知的脑瘤后遗症……仿佛一把把尖刀,直刺陈韦强的五脏六腑。这份爱情再也看不到光明,到头来自己也许会落得人财两空的可悲结局!

  2月26日,陈韦强含泪告诉黄依:“我爸刚被查出肝癌,现在也在医院等待手术。”懂事的黄依劝男友:“你是独生子,这种时候父亲最需要你,赶紧回老家。”

  傍晚,陈韦强的同事兼铁哥们王健来医院探望黄依。背着女友,陈韦强向王健诉说心中纠结:“小依患脑瘤,我爸得肝癌,真是内外交困。他们都需要我,我到底该守在谁的身边?”王健是北京人,与陈韦强同龄,毕业于北京一所大学。仗义的他挺身而出,替陈韦强揽责:“你安心回老家照顾父亲,黄依就交给我了。”陈韦强要的就是王健这句话:“好兄弟,那就拜托你了。我最多回吉林半个月。”

  2013年3月1日,陈韦强将黄依托付给王健,辞职后匆匆返回吉林。黄依虽理解男友,但心里还是有个疙瘩。当天下班,王健来医院照顾黄依,她晚饭一口也没吃。王健不但耐心开导,还想方设法哄她开心。一晃半个月过去,陈韦强依然没有回来。黄依心中生出抹不去的失落。

  黄依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自从女儿被查出脑瘤,夫妇俩马不停蹄为女儿筹集手术费。4月3日,黄家父母带着20万元巨款赶到北京。因还有3万元缺口,黄依委婉在短信里向陈韦强求援,对方的回复很简单:“我爸的手术费也不下20万元,到位的钱还不到一半。对不起,我无能为力。”黄依忍不住潸然泪下,为自己多舛的命运。

  在此之前,黄依一个星期还能收到陈韦强一条短信,之后,陈韦强与她的联系越来越少,渐渐杳无音讯。4月5日,王健交给黄依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3万元,你先拿去做手术,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黄依摆手道:“我已给你添了很多麻烦,没有理由再花你的钱。”王健语气诚恳:“韦强是我的铁哥们,这笔钱就算是我借给韦强的。你想想,韦强一分钱不帮你,他心里能好受吗?为了让他安心,这笔钱你必须收下。”一番话,暖透了黄依的心。认识王健两年多了,黄依这才发现人高马大的他如此细腻、体贴,一种异样感觉袭上心头……

  2013年4月10日,王健将黄依转入国内最权威的脑科医院——北京天坛医院。4月16日,该院著名专家苗壮,用伽马刀成功切除了黄依颅内3×4×5cm的动脉瘤。因肿瘤位置特殊,黄依的脑干出现继发性损伤,术后她陷入深度昏迷。王健焦虑地以短信告知陈韦强,他只回复两个字“保重”。

  两天后专家得出结论:黄依很可能挺不过这一关,也可能成为植物人。黄家父母悲痛欲绝。王健小时候学过几年小提琴,征得医生同意,他每天坐在黄依的病床边,一遍遍拉她最喜欢的曲子《因为爱情》。4月21日,在悠远曼妙的小提琴声中,昏迷五天五夜的黄依终于醒过来。5月下旬,黄依的病情得到控制,王健与黄家父母将她接回顺义区的出租屋静养。黄家父母还未退休,很快返回老家上班,王健继续替陈韦强守护黄依。

  此后,王健每天都过来陪黄依,督促她按时服用康复类药物。隔三差五,王健还下厨给黄依煲健脑的鱼头汤、乳鸽核桃羹。在王健的陪伴下,黄依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脑瘤女孩艰难抉择,

  初恋男友重新接管爱情

  2013年9月,黄依身体基本康复。王健失落地告诉她:“我的使命完成了,从明天开始,我不过来看你了。”一句话竟让黄依万分伤感:在陪伴自己与病魔搏杀的过程中,王健的责任、担当、仗义、坦荡,早已在她心中汇聚成爱的河流。而疏于联系的陈韦强,却渐渐在她心中淡化,遥远得如同大海上的点点白帆……

  黄依对王健说:“爱是什么?爱是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在我最危险、最无助的时候,是你守护在我身边。”王健低声回避:“我受韦强之托,这不是趁人之危吗?”黄依火辣辣地问王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大半年相处下来,黄依的善良、宽容、优雅给王健留下了美好印象。黄依说得好,如果陈韦强真的在乎她,会在她生死攸关的时候,连一面都不见吗?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吗?陈韦强的确在逃避!心灵挣扎过后,王健揽过黄依的肩:“以后就让我名正言顺地呵护你吧。”两人就这样相爱了。

  一个月后,黄依重回公司上班。就在这时,黄家父母告诉女儿一个喜讯:经过多年寻找,黄依爷爷失散的弟弟与他们取得了联系。老人经商多年,身边没有直系亲属,900多万元的家产将由黄依继承。黄依与王健规划着美好未来,王健刮着黄依鼻子说:“你我都是独生子女,到时生两个孩子,最好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说笑间,美好憧憬在小情侣心中蔓延……

  黄依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再与陈韦强有任何交集,谁知这年11月,陈韦强毫无征兆地返回北京。他抱着一束玫瑰找到黄依,向她陈述大半年来自己与父亲的情况:“我爸手术前前后后花了22万元,家里背负9万元的债务。我没能给你一分钱手术费,实在是无能为力,请谅解。几个月来,我寸步不离地守护父亲,抽不出时间来北京看你。”

  见黄依面无表情,陈韦强巧妙地赞美她:“我爸康复出院后,街坊四邻都夸我找了个通情达理、贤惠大度的好女友。要是没有你的理解,我爸不可能康复得这么快。”陈韦强的甜言蜜语,并未激起黄依心中的波澜。陈韦强转而找到王健,指责王健趁人之危。话不投机,这对昔日的铁哥们扭打起来,两人都挂了彩……

  陈韦强没有找工作,天天纠缠黄依。2013年12月9日,因情绪波动太大,加上睡眠不足,黄依的脑瘤出现反复,她头痛眩晕,食欲下降、视力模糊,再次住进天坛医院。陈韦强和王健同时在医院守护她,这对情敌经常当着她的面争执,甚至出现肢体冲突。

  陈韦强赶回原单位,向老同事哭诉王健人品有问题,都说朋友妻不可欺,他是朋友妻不客气。同事们义愤填膺,开始排斥并孤立王健。王健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不仅如此,陈韦强还交给黄依一封信:“这是我爸写给你的,希望你耐心看看。”黄依打开信,只见陈父写道:“小黄,对不起,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了。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死。要是我当初死了,你们之间就不会有这么多纠葛了。韦强为了我丢了工作,如果他再失去爱情,我这个老头子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黄依纠结起来了,暗自在心中问自己:莫非自己真要错过一个有孝心的好男孩?黄依将陈父的信拿给王健看。王健浏览过后黯然神伤:“小依,咱们都承受巨大压力。爱情的决断权在你手中,你自己做决定吧。”一个是自己的初恋,一个曾与自己生死相依,黄依不知该选择谁。

  为捂暖黄依的心,同时弥补对她的亏欠,陈韦强每天在出租屋煲好营养汤送到病房;担心黄依住院寂寞,他送给她一部苹果iPad。一有机会,陈韦强就动情回忆与黄依的美好过往……如烟往事一幕幕在黄依脑海里回放,她与陈韦强虽没有患难,但有过美好。初恋中的很多第一次,是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不知不觉间,黄依情感的天平向陈韦强倾斜。

  12月27日,黄依的病情彻底稳定,陈韦强将她接回出租屋。离开时,他再次央求黄依:“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黄依沉默良久,点了点头。第二天,两人一同找到王健,黄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陈韦强将王健曾为黄依垫付的3万元钱还给了对方。王健内心很痛苦,但没有责怪黄依:“祝你们幸福,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们。”黄依与陈韦强离去后,咸涩的泪流了王健一脸。

  2014年2月,陈韦强进入顺义汽配城上班,工作稳定后,他向黄依提出结婚。此时,黄依已经28岁,她答应了。两人将婚期定在8月8日。

  爱情阴谋蒙蔽双眼,

  血腥谋杀曝光惊天真相

  2014年7月13日凌晨5点,环卫工人在顺义京密路清扫绿化带,突然发现树丛中横卧一具男尸,当即报警。顺义公安分局刑警赶赴现场,经尸检,死者遇害时间大约在凌晨1时30分左右,其颅骨遭受3处致命伤,系人为使用钝器击打致死。警方在死者衣袋里发现了钱包和身份证,由此确定死者系北京人王健。在尸体附近,警方发现了烟蒂,尾部呈现出清晰的牙齿咬痕,且燃烧的痕迹比较特殊。

  7月15日,警方将烟头作为重要物证,送往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技术实验室进行检验提取。DNA的数据库中比对结果显示,这枚烟头的主人是24岁的胡集学,河北保定人,曾因盗窃被判刑两年。7月16日14时,顺义警方在保定城乡结合部一处建筑工地,将胡集学抓获。

  经审讯,胡集学交代了谋杀王健的犯罪事实。他说,自己与王健并不认识,也无冤无仇,是受陈韦强指使行凶。当晚22时33分,顺义警方在陈韦强的暂住地将其控制。经突击审讯,陈韦强供述了雇佣胡集学谋害王健的经过……

  原来,1年前陈韦强的父亲并未患肝癌,只因当时黄依病情来势汹汹,且手术费用超过20万元,陈韦强萌生了与黄依分手的念头,可又开不了这个口。最后,他谎称父亲患肝癌,将黄依抛给铁哥们王健,试图让她自生自灭。陈韦强本以为,王健照顾黄依最多半个月就会撒手不管,谁知他不离不弃,不仅帮她筹集手术费,还用优美琴声让她从昏迷中清醒过来。2013年8月,陈韦强从老同事那里得知黄依与王健成了恋人,心里别有滋味。但他自觉无颜面对黄依与王健,决定在吉林发展。两个月后,陈韦强无意中从黄依的亲戚那里了解到,她将继承900余万财产,顿时肠子都悔青了。2013年11月,他谎称父亲肝癌康复,匆匆赶回北京接管爱情。为夺回黄依,他处心积虑在王健的公司散布谣言,给他施压;他百般呵护黄依,还请人模仿父亲的笔迹给黄依写致歉信……多管齐下,陈韦强终于让黄依回到自己身边。

  2014年7月5日,王健偶然从同事那里得知了陈韦强的阴谋。仗义率真的王健将陈韦强约到朝阳公园,愤怒地指责他,声称要将真相告诉黄依。陈韦强慌了:“你是不是想让黄依重回你身边?”王健一声冷笑:“我已有了心仪的女孩,不可能再与黄依有任何交集。我只是不忍心单纯的黄依一辈子生活在欺骗中。”陈韦强结结巴巴地问:“那你想干什么?”“你必须将真相告诉黄依,向她道歉,求得她的谅解。”陈韦强答应了。

  陈韦强从此坐上了火山口:说明真相,黄依肯定会与自己分手;隐瞒不说,王健总有一天会将真相告诉黄依。陈韦强不想失去黄依,更不想失去马上就要到手的900余万元财产。只要结了婚,他就能住上自己的房子,开名牌轿车,过上梦寐以求的体面生活。可王健轻而易举就将自己的未来化作泡影。陈韦强心一横,决定灭了王健。

  陈韦强与无业游民胡集学有过两面之缘。7月8日,他找到胡集学,提出用10万元请他杀一个人。胡集学没有固定收入,10万元对他有致命诱惑,就答应了。陈韦强拿出全部积蓄5万元交给胡集学,承诺事成之后再付5万元。随后,陈韦强将王健的照片、家庭住址、公司地址告知胡集学。7月12日晚上,王健与几个朋友在顺义区一家大排档喝酒,深夜12点多散场,王健准备打车回家。一直租车尾随的胡集学将车停在王健面前,表示愿以30元送他回家。深更半夜打出租车很难,王健上了他的车。

  凌晨1时20分左右,轿车行驶至顺义京密路绿化带,王健下车撒尿。胡集学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铁锤跟着下了车。趁王健不备,他用铁锤猛击对方颅骨,导致王健当场身亡。作案时胡集学抽着烟。因紧张加上双臂用力,他咬在嘴里的香烟掉到地上。胡集学将尸体藏进树丛中,仓皇逃离。凌晨2点,他在短信里告诉陈韦强:“事情搞定了。”次日上午,陈韦强将从亲戚那里借来的5万元打到胡集学的银行卡上,胡集学逃往保定。

  2014年7月24日,黄依得知陈韦强是谋害王健的幕后真凶,悲痛欲绝。她后悔自己没有看清陈韦强的虚假面目,被爱情阴谋蒙蔽。王健这个守护生命守护爱情的好男人,才是她真正的至爱,可惜她错过了。黄依决绝地与陈韦强分手。目前陈韦强被顺义区公安分局刑拘,王健的父母向他提出巨额民事赔偿。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