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推荐网站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足球推荐网站 > 传奇故事 > 推理故事

欠债还钱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7 王永震

足球推荐网站 www.langisle.com 你欠过别人的钱吗?你有过欠钱不还的经历吗?如果有,那你可要注意了……

   欠债还钱1、“李记丧葬店”

  梁天明走到“李记丧葬店”门前时,已经是傍晚了。天阴沉得有点吓人。一个小孩在不远处点燃了一个炮仗,砰的一声,炸得梁天明一个哆嗦。

  梁天明抬头看了一下:“李记丧葬店”,蓝底白字的招牌显得有些破旧,在风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担心它是否随时会掉下来。招牌边横插着一根竹竿,一朵白色的纸花垂在竿头,在风中左右摇摆着。

  店门是虚掩着的,梁天明推了一下,厚重的木门发出一阵刺耳的“嘎嘎”声。

  屋里没有人,一盏昏黄的电灯闪着幽幽的光。墙角处摆着一个大大的花圈,看样子刚做好没多久,一个黑色的“奠”字贴在中间,显得格外扎眼,不过最让梁天明在意的,还是那一排斜斜的靠墙站着的纸人,绿色的褂子,紫色的裤子,脚上穿着红色的鞋……当然,这一切都是画上去的!

  纸人的脸上贴着两团红红的胭脂,红得滴血!毫无生气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梁天明,看得他背后直发毛。

  “有人在吗?”梁天明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外面的风好像大了起来,因为梁天明听见门外的纸花在猎猎作响。

  梁天明看见柜台后面有一个小门,就走了过去。门有些破旧,在灯光下泛着斑驳的光。他轻轻敲了两下,隐约听见里面传来一些细微的响声,却没有人过来开门。

  他犹豫了一下,将门推开,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梁天明皱了一下眉头:门内是一口很大的棺材,朱红色的油漆刷得很厚重,看来已经不知道刷过多少遍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弓着身子在棺材边忙着什么,对梁天明的到来浑然不觉。

  梁天明又用手在门上敲了两下,提高声音问了一句:“有人在吗?我买东西。”他觉得自己的问话很可笑,因为,如果没有人在,那他看到的难道还会是鬼吗?

  黑色的人影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梁天明。这是一个老人,有些驼背,灰色的脸上皱纹层层叠叠,花白的头发蓬松着,让梁天明想起父亲坟上枯黄的野草。

  老人的手里提着一个油漆桶和一把刷子,梁天明闻到的气味显然就是从这里发出的。朱红色的油漆粘了老人一手,像极了一滩黏稠的血液。

  老人对梁天明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买东西啊?人老了,耳朵不好使了,让你久等了吧?”

  梁天明干笑了一声,心里却在想着:那么小的门,以后怎么抬出那口大棺材?

  “要些什么?”老人的脸上带着笑,一边说一边用一块破布擦着手。

  “纸钱。”梁天明说。

  “是上坟用的吧?”老人转过身,在后面的柜子里摸索着,“该上了,后天就是年三十了,阴间也要过年啊!”老人拿出一包纸钱,那是用暗黄色的草纸叠成的元宝,再用线一个个地穿成一串。

  梁天明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觉得心里酸酸的:不知道自己到了那边后,这些钱还管不管用?

  “还有别的吗?”梁天明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在那些纸人身上掠过的时候停住了,他发现它们手里都有一样东西,纸钱!每个纸人的手里都塞着一张纸钱,让梁天明觉得有些扎眼。

  “呵呵!过年了,给它们一些压岁钱。”老人看出了梁天明的疑惑,缓缓地说,“其实,也算是我欠它们的。欠钱总是要还的。”

  老人的脸上依然带着僵硬的笑,就像说着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可是梁天明却哆嗦了一下:“欠它们的?”

  “是啊。它们虽然只是纸人,却为我赚来了钱,用你们的话说,也算是我的员工吧!现在该过年了,也该结账了。”老人看着梁天明,目光很深邃,“不管是人是鬼,哪怕只是个纸人,欠钱,都是要还的。”

  梁天明走出丧葬店的时候,外面是一片茫茫的白。不知什么时候下雪了,漫天的雪花飘洒下来,像是漫天的纸钱!

  梁天明把衣领往上抖了抖,手里的塑料袋鼓鼓的,发出哗哗的响声。他想起临出门时老人的话:“上坟,也要赶早,不然过了年三十,就算烧了,他们也收不到了。”

   2、欠债者的梦

  梁天明回到家的时候,简直就像个雪人,头发上的雪花掉到脖子里,冰凉。

  外面传来一声爆响,接着是一片耀眼的亮光,不知是谁家在放烟花。五彩缤纷的焰火衬着漫天的雪花,让梁天明觉得很凄凉。

  这也许是自已过的最后一个年了吧?

  梁天明叹了一口气,点燃一支烟。劣质的香烟呛了他一下,呛得他眼泪直流。

  他觉得自已有些虚脱,一种深深的孤独感折磨着他。让他觉得害怕。他又想起了纸人雪白的脸上那两团血红的胭脂,还有,攥着纸钱的手似乎就在他的眼前挥动着。

  欠钱是要还的!过年了,该结账了!老人的话还在脑海中絮絮叨叨地响个没完,就像一只蟑螂顺着耳朵钻进了头里,在里面嗡嗡作响。

  是啊!欠债还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他拿什么还?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那包纸钱,还有旁边的一瓶白酒,那是他父亲生前最爱喝的牌子。他又想起了父亲临死时对他期待的眼神,不禁苦笑了一下。

  不知道农药掺在白酒里会是什么味道,会不会让人醉得很快?他觉得自己很累,屋子里的东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有风从门外吹进来,夹带着一些雪花,梁天明觉得很冷,他慢慢走过去,想把门关得紧一些,可是当手触到门的一瞬间,他愣住了,门,竟然是纸做的!

  梁天明有些惊恐地回过头,屋里的摆设没有变,所有的东西都很老实地摆在原地,惟一不同的是,全部都变成纸做的了!

  恐惧就在一瞬间充斥了梁天明的全身,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打开门冲了出去。

  门外有一个人静静地站着,梁天明一时收不住脚,重重撞在了那个人身上,在接触的一瞬间,梁天明就知道这也是个纸人,那又硬又脆的质感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纸人被撞倒了,梁天明一时收不住身,也重重摔在了纸人身上。他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那是纸人的身体被压塌的声音,就像一截被踩碎的枯枝!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推荐故事更多>>